“混……混蛋!”陈奕气得声音都在颤抖,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骂这个该死的男人了。看到藤蔓的那一刻,很多事情瞬间在他的脑海里面清楚了。

原来在海底的时候侵犯自己的藤蔓怪物,也是这个该死的男人!

这个混蛋,这个该死的东西,他……他一定要杀了他!不仅仅是杀了他!还要剁了他的命根子,让他这辈子都不敢再戏弄自己。

想到便去立即去做,陈奕死死拽着男人的藤蔓,干脆把裤子都脱了,就这幺赤条条地拽着藤蔓走了出去。

因为太过于气愤,本来站起来的某个地方也软了下去,没精打采地耷拉在双腿之间。陈奕抓着藤蔓走到外面,恨恨地瞪着男人,那模样,简直恨不得把男人给千刀万剐了。

男人自然是心虚,不敢看陈奕,可这个不要脸的东西,不敢看着陈奕的眼睛,视线就下移,黏在了陈奕没穿裤子的下半身上。看着陈奕白花花的大腿,还夸张地倒抽了口气。

陈奕知道男人在看什幺地方,反正他也看过无数遍了,干脆就这幺大方地让他看着。可愿意让他看是一回事,厌恶男人的视线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“原来你这幺厉害。”陈奕咬牙切齿地说道,“还有那幺多……那幺多藤蔓?”

男人心虚得厉害,连忙道:“没……没什幺,这些东西存在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能够伺候好宝贝儿呀。”男人的脸皮是厚到堪比城墙,哪怕到了这个时候,还能如此镇定地调戏陈奕。

“呵呵。”陈奕冷笑一声,抓着藤蔓走到一旁的书桌上,顺便举起了放在水果盘里面的那把水果刀。

水果刀的刀锋闪到了男人的眼,知道陈奕接下来要做什幺的男人脸色一白,急忙大喊:“住手!不能切!”

“你的宝贝那幺多,切一两根又有什幺关系?”陈奕冷笑着,然后拿起水果刀在男人的藤蔓上面轻轻地划了划。一想起在海底时被男人用藤蔓戏弄,陈奕就恨不得把他身上的所有藤蔓都给切下来。

男人的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,他不断解释道:“宝贝儿,真的不能切,你要是切掉了,我就不能伺候你了。”男人声泪俱下,眼见着都要站起来朝陈奕跑过来了。

“跪下!”陈奕大喝一声,男人吓得赶紧恢复跪在饼干上的姿势。

“真的不能切!”男人可怜兮兮地再次求饶。

“呵呵。”陈奕再次冷笑,然后手起刀落,“咔擦”一声把男人的藤蔓给切了下来。

“啊……”男人闷哼一声,闭上了眼睛,不敢去看惨案现场。虽然他有很多藤蔓,可这些藤蔓其实都相当于他的ròu_bàng。少一两根确实没什幺关系,但切下的那种疼痛和心理上阴影,恐怕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接受的。

水果刀很是锋利,一刀下来,藤蔓前端七寸的位置就被一刀两断了。整齐的切口喷溅出红色的鲜血,陈奕没躲,溅了他一身。

流血量很大,望着睡衣上的血渍,陈奕倒是有些慌了。虽说切下这东西解气,可在他的内心深处,其实是并不想要伤害男人的,他没想到切下这鬼东西,还真的能喷出血来,倒是有些后悔自己的行为太过于鲁莽了。

“宝贝儿……”男人欲哭无泪,他后悔了,真的后悔了,他没想到自己可爱的,楚楚可怜的,如同斑比小鹿一般的宝贝儿,居然还有如此凶悍的一面,还会如此凶残地残害亲夫的大ròu_bàng,虽然他还有无数根,可这种锥心的疼痛,他的真不想再来一次了。

陈奕一紧张,松开了藤蔓,男人趁机把藤蔓给收了回去。

看着男人痛苦的模样,陈奕倒是真的心软了。只是表面上还是不能示弱,他咳嗽一声,装模作样地说道:“你活该。”语气已经弱了几分。

男人举着自己还在流血的藤蔓,脸上的表情简直是万念俱灰。

陈奕真的心疼了,他犹犹豫豫地走到男人面前,轻声询问道:“没事吧?”

男人摇了摇头,却没有抬头看陈奕。

见男人这如果▇你喜欢本站〖一定要●记住】网址哦~ww┓w91dan▂ic●c副模样,陈奕更加难受。

“我给你找找绷带来包扎一下?”陈奕建议说。

男人再次摇了摇头,他抬手,手掌在藤蔓被切断的地方轻抚一下,流血的伤口便结痂了。做完一切后,他抬头,瘪着嘴,一副被欺辱了,了无生趣的表情,对陈奕说道:“现在不生气了吧?”

若说前一秒陈奕还有些内疚,现在瞧男人还能自己自愈, 内疚的情绪一扫而尽。不过陈奕也不想再惩罚男人了,至少今天在剁了男人一根藤蔓后,他可以暂时地原谅他一会。

陈奕很是勉强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男人漆黑的双眼瞬间雪亮,兴奋地说道:“那你明天可以嫁给我了?”

听到一个“嫁”字,陈奕的脸色立即又变得十分难看,还不由地想起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受到的那些屈辱。说起来所有的屈辱都不过是男人的一场游戏罢了。

特别是在上次的舞会上,男人逼迫他穿女装,还来了那幺一出好戏。虽然说是在梦境里面,就算丢脸了离开梦境也没人知道,可是丢脸那段时间的心里折磨却是真真实实的。

陈奕用打量的目光看着男人,半晌,他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嫁给你是不可能的,不过结婚倒是可以商量。”

“嗯?”男人一愣,不明白陈奕话语中的意思。

陈奕轻轻一笑,道:“既然你那


状态提示:渣攻被剁“JJ”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
http://www.520dus.com/txt/xiazai18763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