耽美看书 > 耽美宠文 > 性奴生涯(H,SM性虐为主,黑道虐文) > 第六章:灵魂沦陷,被调教成狗奴(SM,微H)

盈年脱掉两根细带的睡裙,亮泽的黑发披散垂肩。

沿着厉炎宸性感的颈脖,肆意的火舌,刺激着他身体每一寸肌肤,蜿蜒而下。

“李南宸,你喜欢干女人?还是让女人帮你口?”

厉炎宸不再写纸板,只用怨毒的眼神,注视着舔舐到肉屌的盈年!

贱人主动玩起许多花样!

用傲人乳峰夹住擎天一柱的巨龙。闭着眼摇晃地搓弄起来。

“看,我的波像不像海浪?龙在浪里翻滚。主--”

她脸颊上笑容在那一瞬间消逝!

两乳间大棒的肉感太过熟悉。盈年又很骚媚地,rǔ_jiān沿着肉皮往上蹭。

莫非每个男人1﹣2≒3dじan回﹊ei点ne█t大屌,尺寸和长度都差不多?

心迹那团恐怖的黑云,凶猛得笼回来。她预感到大祸临头。

张开眼,往黑毛覆盖浓密的赤红巨龙上看,轻捏握龙身下坠着的沉重大卵蛋。盈年的眼梢只敢抬到男人的小腹了。肚脐里藏一颗极细的灰痣。

死了!“变态”也有这颗痣。

“啊唔--”

她随即淫笑着垂脑晃晃:“我去浴室里先漱口,把嘴巴弄凉了,再来服侍你。”

心底原先早认定,只有巨丑无比的男人才会残酷与变态。以致每次梦境,她看见的是一张肥胖的三角形脸,长虫生疮。

可是盈年认得胯下这性器,做鬼也会牢记。

讪讪地抓起长裙想要逃出木门。

几乎快要跳下床沿,背后残酷的大掌,突然伸手紧抓住她的脚踝。

厉炎宸冷冷地狞笑起:“服侍我不用嘴巴,因为我对你的嘴,已经没有丝毫兴趣。”

是的!

是“变态”惯常从利齿缝中咬出的,磁性狰狞嗓音。

“主人--我早猜到是你!看你不愿意承认,配合你玩游-戏戏!”

她想蹬腿赶紧跑,整个身子却被厉炎宸蛮力地向后一拉拽,甚至看见自己的指甲,在床榻上呲划得,被重力折断两颗。

他反掌揪扣住她脑后长发,逼迫她与自己相对视。

盈年绷紧脸颊,女烈式抬仰起,等候许久不见巴掌垂落。

她准备自扇耳光以示痛悔之心。

悬空的手刚扬起至半空,却被厉炎宸死死地攥住。

“我喜欢喝尿?”

“主--”

“回答我!”他冰冷得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,划破寂静的空气。却像铅锤重力敲击进盈年耳膜。

“主--主人!”

“刚好,我确实尿急了。”

厉炎宸狭长的丹凤眸微眯,薄唇边绽开一抹她看不懂的笑靥。

下床从衣柜里,抽出一条麻绳,系绑住盈年的脖子。

冷声:“以后我不会再派新的任务给你。我不在时,这条狗绳把你绑在床沿。我回来时--”

他将麻绳朝向自己身躯前用力一拉,以致盈年抖动着踉跄下地板。

“你是我的狗!24小时,我上厕所你也必须跟随。”

很奇怪他竟然没有打她!

厉炎宸蹲俯下身子,宽大的手掌伸探到盈年嘴边:“来,小母狗舔我!”

盈年讪讪地,

卷起嫣红的小舌,滑滑湿湿地舔舐了几遍:“主人,我说您很多坏话。您为什幺不打我?”

走马灯光迤逦而迷离的转动!

光照映笼上厉炎宸清冷的两道眉峰,他重重地愁眉--有一种更残酷蹂躏她的办法,在他的脑海中勾勒成型。

“做小狗乖,主人自然不会打你。是我,把你从悬崖上救回来。”

盈年不可置信地抬眼,光阴,仿佛在那一瞬停顿很久。

“主人”即没打她,还救她,摘去银白面具后的厉炎宸,俊颜勾勒起春风般和暖的笑容。和三年以来残忍虐待她的魔鬼,仿佛分化成两个人。

但毕竟这是同一个人。

“主人,您还是打我吧。”否则她的心悬而未决:“用皮鞭重重地抽!”

盈年“噗通”地扣着头,向他乞求。

有一柄寒光凛凛的利剑,随时掉落,一剑封喉,却永远垂悬在头顶。

厉炎宸饶有兴味地勾薄唇笑:“我打你三年,管用吗?乖小狗!陪我上洗手间。”

盈年瞬间舒坦了!等待着“变态”在浴室翻脸,被折磨一顿,剑就算落下。

“主人,我帮你拿纸巾。”

“不用。”他大掌用力一兜,将盈年的脸颊紧紧地别在健美的大腿边。

肆无忌惮地尿尿,很骚臭的热气腾起,钻进她鼻孔中。

她心理上非常抵触地想要呕吐。

厉炎宸把纸巾递给她,冰凉的小手揩干净柔软的大肉屌。

冲水后,竟然就拉着狗绳,让盈年两腿两手爬行地板上,被牵回卧室。

--掌捆、鞭打、摁住她头颅在浴霸下用冰水拼命冲刷,将她整个玉身砸向镜子--

预想中可能发生的一千种性虐,一种都没有施展。

厉炎宸看穿了盈年的心思。

习惯了大暴力以后的性奴,再面对小暴力,会油然升起一种感激与诧异。

原本他没有预备这幺快--拿下面具俘虏她的心,享受上性虐的过程,心甘情愿做自己的奴隶。因为那之后,他便要利用她开展复仇的计划。

他的仇人怎幺能想象得到?很多年后,向他们开枪的是失散多年的女儿。

被洗去记忆、很快连容貌都将改变的女儿。

“小狗,乖,趴下来。”

盈年很乖顺地,脸颊贴着地板,手脚趴得服服帖帖动也不动。,

厉炎宸抬起左脚,力


状态提示:第六章:灵魂沦陷,被调教成狗奴(SM,微H)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